河南一连锁超市进入破产清算阶段 曾红极一时

河南一连锁超市进入破产清算阶段 曾红极一时

▶11月29日,一则公开发布的定向清收债权公告,让九头崖再次成为聚。

▶这意味着,“停摆”数月的九头崖,现在进入破产清算阶段。曾是知名企业、品牌家喻户晓的九头崖,为何走到了穷途末路?□东方今报·猛犸首席记者 李凌

红极一时 缘何穷途末路

创办于1993年10月的九头崖集团,做商超起家。上世纪90年代,创始人任长旺在创建了九头崖的前身——“食品商场”,随后发展成当地知名品牌企业,一度“杀入”省会。鼎盛时期,九头崖曾经坐拥300余家连锁超市及加盟店,“中国名饼”“全国十大品牌”等众多名誉加身。

但到了今年7月18日,九头崖集团商业板块的九头崖超市突然停业,直至现在破产重组。那么,是什么导致了红极一时的九头崖,走到了穷途末路?

资金链断裂 成最后稻草

从表面上看,九头崖是因为资金链断裂而导致的破产。7月18日,九头崖在停运公告中就称,“经营资金紧张,不能继续运行。”每天都有现金进账的商超,资金都去哪儿了?

平顶山一知情人士介绍,九头崖商超把1亿元资金拿到当地的担保公司做了,没有料到近几年当地担保行业出现了大面积兑付危机,这部分资金成了要不回来的债务;还有消息称,前两年,任长旺贸然涉足房业,销售困难,今年资金链断裂。

至于九头崖到底负债多少,记者多次致电询问,九头崖官方始终没有给出明确的说法。资金链断裂,成为压垮九头崖的最后一根稻草。

盲目扩张 败于多元化

在资金链断裂背后,是九头崖盲目扩张所致。若从源头追踪,可归结于其多元化战略。

“2000年,九头崖杀入省会郑州,在竞争激烈的中原商战中杀出一片天地,实属不易。”省商业经济学会会长宋向清表示,但就在这时,任长旺头脑膨胀,倾心于多元化,他先后染指啤酒、肉类加工、瓶装水、速冻食品、糕点烘焙等,什么好卖就生产什么,“虽动作颇多,但如昙花一现。”

家族企业弊端 画地为牢

2005年后,九头崖将郑州门店套现,“鸣金收兵”退守平顶山。其中,家族企业的弊端也在九头崖显露无遗。

“九头崖旗下各板块‘画地为牢’式的管理格局并没有根本性的改变,家族亲戚控制着企业各大要害部门,这极大程度上阻碍了各企业法人治理结构的优化和改观。”宋向清表示,排斥专业化的管理,忽视对手的步步进逼,最终出现了关门闭店欠债的恶性事件。

经营模式粗放 成衰败主因

在专家看来,九头崖集团经营模式粗放,是导致其衰落的主要因素之一。

“九头崖超市加盟店的门槛非常低。”曾在九头崖集团平顶山商超业务部门工作的人士说,九头崖超市对加盟店规模一直都没有太多限制,于是不管有没有实力,几个小店就能成立联合超市,可以说九头崖超市就是“租两层楼,聘一帮人,先卖东西后结账”。

还有,由于很长时间都是当地的一枝独大,九头崖多次出现拖欠、占压供货商资金,欠发员工工资的现象,服务态度、经营环境提升缓慢,给了竞争对手后来居上的可乘之机。

断臂求生 却为时已晚

2004年,企业普遍遭遇货币政策紧缩带来的冲击,于是,任长旺不得不断臂求生,将原来的十多个产业陆续砍到4个:月饼、纯水、啤酒和商超。

“我曾认为,‘做一件事得100分,不如做两件事都得70分’。结果,我错了。”这是2007年,任长旺对多元化歧途的首次反思。但四个板块的发展,并未达到预期效果。

由九头崖商超这个“现金奶牛”挤出的现金,源源不断地砸向“业务”,但“明星”自始至终也没有出现,导致“现金奶牛”也被挤干了奶。2015年8月,任长旺将九头崖超市实际经营权交给了任启龙(任长旺兄长之子),并随后完成了股权变更。任启龙曾为河南左右间商业管理有限公司负责人,扮演着九头崖撤出郑州市场的接盘与“善后工作”。

破产重组 回天有术否

11月15日上午,平顶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对“九头崖破产”召开了听证会,法院工作人员透露商户代表和企业相关负责人在法院的协调下对债务偿还一事进行了讨论。29日发布的公告亦进一步显示:平顶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已于2016年11月23日受理原河南九头崖集团平顶山商业连锁有限公司破产重整一案。

面对这样一个千疮百孔的烂摊子,任启龙和他的家族该如何渡过难关?债务问题谁来解决,谁来重组,什么时候能步入正轨?最终还要看当地政府的决心和“接盘侠”与九头崖双方所谈的具体条件。

《河南一连锁超市进入破产清算阶段 曾红极一时》-豫都网提供,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ews.yuduxx.com/mszx/598908.html,谢谢合作!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exodusmuzik.com

Share